※缘聚久久※≡ 情感空间 ≡『 流年心情 』 → 搬回


  共有533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搬回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夜深千帐灯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081 积分:1943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9-4-6 23:13:55
搬回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9-5 2:52:02 [只看该作者]

我的同事贾老师

 



    放暑假了。我们总算可以缓口气了,紧绷了一个学期的弦可以松一下,不必担心班上的学生在学校出点什么事情了。但是轻松的日子总不长久,好象潮汐一样,一阵一阵的来,一阵一阵的退。潮来潮去间日子如同沙滩上的水消消停停逝去无痕。

     
    放假前县里打了电话通知校长,说今年大学生三下乡计划要到我们县来,并且还有哪个大学的志愿者联系了县里也要来支教。县里研究了决定一并安排到我们学校。校长没法拒绝,放下电话默了一会儿,除开要去师范学院参加暑期教师进修的几个,只好要剩下的其他老师放假了不要跑得太远,省得到时候找不到人,麻烦。这种事儿来了,老师就要协助和配合,得负责把自己班上的学生通知回来,组织学生参加活动。三下乡或支教的人离开前往往也搞一下联欢。当然联欢最后往往落实在告别前的最后一餐上,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趁着酒兴绽开油光水滑的酡笑说些热情洋溢的话,或者三两间窃窃些平时不怎么说的私语。


    这种时候我们几个女老师往往是后发制人,等校长摇摇晃晃的过来,手指点着我们,舌头打着结说资源稀缺啊。我们就轮番的端了酒挨个的敬县里来的领导。他们也和校长一样,酒喝得差不多了,就差女老师的那几杯,补上也就倒桌子下。县里的领导嘴里总是有新名词,比如资源的稀缺性。说教育就是一种资源,一种经济资源,要合理分配资源。我们倒懂不懂的,有一点我们倒是很明白,我们几个挽了他们把他们灌倒了以后,要不多久我们学校总能得到一些其他学校没有的新资源。


    二

    我家就在街上。我喜欢那些大学生来,他们大多比我大一两岁,从他们那儿我能接触到很多新鲜的事儿,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师范毕业后我先被分到另一个乡的小学教书,那个乡和我家的距离,我要如何的说才能说明白呢?我打个比方吧,这样也许你就能明白。如果说那个乡是“三亚”,那我家就是“漠河”了。师范里大多数人和我一样是从乡下来的,毕业后没有几个人愿意再回乡下,纷纷使了办法留在城市里。有的改行了,更多的则在那些民办的幼儿园里当幼师。


       “三亚那里没有电脑,也没有网络,每晚九点准时停电,雷打不动。那段冷清寂寞的日子里,孤独象一把利剑总在黑漆漆的夜里将我劈醒,我常常睁着眼蜷曲了身裹紧被子等天亮。后来我家那边的乡换了乡长,论辈分他是族里的叔公,于是我就在两年后终于调回来了。当初我也很想留在城里,因为回去也还是在乡下教书,好不容易从农村考出来,哪个愿意回去又做农民?然而我却不得不回去。回去有份稳定的正式工作,可以减轻一点我爹的负担,供我妹妹和弟弟继续读书。虽说是在乡下教书,但是教书比种粮食强,种地不挣钱。教着书每个月好歹固定地有几百块钱,种粮食遇上个天干水涝什么的,搞不好就扁担挑缸钵,两头都滑脱,不但血本无归,到头来要吃救济都还不一定落得到自家头上。自打我去读师范,我爹就出远门打工去了。我调回来那年妹妹和弟弟分别考上北京和青岛的大学,我爹更是只在过年的时候才回家来呆几天。妹妹和弟弟自去了学校以后就没回过家,留下来打工自己好挣点学费。日子久了我也习惯了一个人守在空荡荡的家里。


    三

    打工比教书强。有些老师放了假也去城里打短工,暑假一过又回学校来,象候鸟一样。


    乡下学校,大多数老师都是本乡本土的人,家里还有几分地,放下教鞭拿起镰刀,农村的活儿照样少不了。前几年村里的青壮年还只是三三两两你邀我我带你地出去打工,后来时兴劳务输出,于是象马蜂出窝一样,呼拉拉留下老的和小的都进城打工去了。地荒了不少。村里那些老的看着这片荒芜着急也没用,自己已经做不动了。农活少了,老师在乡下闲着也是闲着,眼见着家里有人去打工的那些左邻右舍纷纷砌起了澄光瓦亮的两层小洋房,打工回来的在腰带上别着个小盒子,像猪尿泡一样鼓着,里面掏出来一个说是不牵线线的电话叫做手机,大声武气喂喂着喊得山响,说是隔山隔水走到哪里都找得到人说得上话,于是老师们瞅瞅自家媳妇艳羡的眼色,扭了头假装没看见,心思却跟着活动起来。



    上个暑假大学生们也是来我们学校。今年暑假这些人还要来我们这里,几个想去打工的老师听了默然无语。这事儿看来又泡汤了。倒是贾老师听到这消息不觉得有什么,心想总要腾出打工的时间来,不然这日子怎么过?



    四

    贾老师最早在村里教书,当时是他们村里学历最高的。初中毕业后家里实在是没有能力供他上高中了,于是回到村里来。跟着他爹扛了犁犁得两天地,人就蔫了。村里人痛惜,说老贾家这孩子要是能把学堂念完,以后起码也是坐四个轮子突突跑的吉普车。村里人去乡里赶场的时候,见到过最好的车就是北京吉普。不过一年到头难得见到几次。有一次县长坐了北京吉普颠颠簸簸地来钓鱼,七成新的车刚停在乡政府门口,乡人过来围了一圈蹲着站着就那么看着,胆大点的还伸手摸了一下车身子,回来后在村里很是津津乐道了一番。后来再也没见县长来这里钓鱼了。听乡里人说县长那天一条鱼也没钓着,肯定是四乡八村的刁民们围了圈的看让县长很生气,把乡长骂得脖子都缩不见了。乡里人在冬天守着火塘呼噜呼噜吸着水烟摆古的时候偶尔说起这事儿,东拉西扯出县长家祖上跑江湖耍猴戏,民国某年到了县城没拜码头,被张舵爷手下打个半死拖着扔西门城墙外乱坟岗,说得有鼻子有眼的。



    村里人受够不识字的苦,张罗着让贾老师到村小学代了课,嘱咐说不能让村里的娃子连自己名字都不认识。贾老师羞于自己不会干农活,老觉着心里梗着些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暗暗咬了牙要尽心尽职的代好课。天道酬勤,贾老师硬是送出几个村里的娃子去乡里念中学。再后来县上搞验收的时候,村小不达标,过不了关,于是撤了并到乡上。幸运的是贾老师留了下来,到乡小学继续代课。只是这样一来,可苦了村里的小孩子,天不亮就要起床,翻六七里山路到乡里上学。我调回来以后见到贾老师,三十出的人,看上去和村里四五十岁的人没啥两样。



    贾老师平时带了儿子君鹏住在学校宿舍。媳妇守着大山里的家和几分薄地,起早贪黑在土堆里艰辛刨食。那个地方不通公路,翻不完的山路难走。他家里境况不好,老母亲得了病抬进城里医院检查,医生说花个一两万还只是初期治疗。贾老师听了木在那里老半天说不出话。医生看着他们一干人,叹了口气说开个方子拣点止痛药回家先吃着吧。拿起笔对着处方单子先是沉吟,继而龙飞凤舞地写下几行天书递到贾老师手里。贾老师接过单子看了,却认不出来写的啥,觉得象犁田犁出来的蚯蚓,扭绞得眼痛。贾老师带了弟妹一干人取了药抬了门板上的老母亲转身要回时,那医生追出来把贾老师拉到一边,撩了白大褂从裤兜里掏了一把钱出来,悄悄而又坚决塞到贾老师兜里,说给大娘买点奶粉带回去。医生老家在云南的哪个山寨,当年卖了自家的耕牛都还差学费,寨老发动村里东家两角西家五毛的凑了点,才把书读完,然后留城里吃皇粮。贾老师后来去城里打工的时候特意背了一整麻袋的土豆给医生,地瘠山贫,村里也就这个作物烂贱肯长。贾老师也只是在喝了酒才拽着人说起这些事,末了总要长声吆吆说上一句不忘本的人呐。当然只要这句话出了口,我们就都晓得贾老师是真喝醉了。



    贾老师母亲病了以后,他大弟就弃了学进城去打工了,小妹也想跟着出来,被贾老师狠狠拉住了。大弟在城里立帮漆专卖店凭着人老实吃得苦逐渐把工做稳当了,长年累月地帮人家刷墙壁。许是做的时间久了,年纪轻轻的,那脸上仿佛也染了漆,灰白。贾老师把小君鹏留在乡里,因有大弟在老板面前的推介,放了暑假就急急来到城里和大弟一起,拣张废报纸折个船形帽在城里人家的墙上一刷子一刷子的刷着立邦漆。小弟和小妹也在暑假跟到城里兑了报纸天天游走在街上卖报,好歹可以自己挣几个作业本。



    五


    君鹏倒也不调皮,只是不肯回大山深处的家里,于是留在乡里住在学校宿舍,偶尔来我家吃顿饭。


    去年来支教的大学生带了个笔记本电脑接上手机教我们上网,君鹏也挤了脑袋一边上看得聚精会神。由此一发不可收拾,整日价跟着这大学生转来转去的学会了打魔鬼游戏。村里有个在东莞打了十多年工的人去年回来后就没再出去,在乡上租了一间房,摆上五六台电脑开起了网吧,虽认不了多少字但网吧的名字却取得文诌诌充满诗情画意,叫做蓝月海。我那几个做幼师的同学有时候打电话来约我上网,有好几次我都在蓝月海里面遇到直着身子聚精会神盯着荧屏的君鹏。偶尔我会和老板开句玩笑说不要摧残祖国的花骨朵哟,老板笑眯眯地回上几句现在而今眼目前会找钱才叫本事,有钱就是大哥之类的话,眯成缝的眼里透出一股精算的光,蛰得人生痛。



        
今年大学生们来得要晚些。有一天他们挤在办公室扎一堆儿闲聊,那时我正埋头涂涂划划写篇新农村新气象的稿子,校长说乡政府催得紧,要赶紧写了送过去。无意间听他们说起贾君鹏。他们越说越兴奋,我不由得侧转了头去听,原来他们说的是网络名人。我心想这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倒也不少。猛然间我想到贾老师也坐在我对面的,心里一动,赶紧扭头一看,贾老师已往外正走到门口,半边身子恰巧侧对着我,佝偻的身影被沉闷的阳光拉得瘦长萧索,脸上顺着鼻翼隐隐有条细线,被西沉的夕阳烤得亮晶晶闪烁不定。


      六


    晚上我去蓝月海,看到网络上有句话是这样的: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那天晚上我那些同学都不在线,我也没找人说话。回到家不知道为什么我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七

 

    炎热的七月天,贾老师那时正带着小弟和小妹在城里打着工。

    我依然一个人守在空荡荡的家里。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9-5 2:54:09编辑过]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蒲公英
  2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圣 帖子:8265 积分:13736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03-6-20 15:39:3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10-5 9:20:22 [只看该作者]

一直以为三下乡是好事,从没想到那是在暑期,会给乡村学校的师生带来第一节中提到的忙乱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蒲公英
  3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圣 帖子:8265 积分:13736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03-6-20 15:39:3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10-5 9:24:23 [只看该作者]

看过之后,我当真以为贾君鹏就是贾老师的娃呢。找度娘一问方知:

 

贾君鹏,网络虚拟人物。2009年7月16日,网友在百度贴吧魔兽世界吧发表的一个名为“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帖子,随后短短五六个小时内被390617名网友浏览,引来超过1.7万条回复,被网友称为“网络奇迹”。

 

有网友通过原发帖者的IP地址发动了对“贾君鹏”的人肉搜索。搜索发现,在网络上符合身份 网友恶搞的图片,非真实的有二个,一个目前在北京海淀卖书,而另一个则在江苏镇江某建工集团,但都不能确定。

 

好晕,我现在才知道出处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蒲公英
  4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侠圣 帖子:8265 积分:13736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03-6-20 15:39:3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10-5 14:45:18 [只看该作者]

帐灯,把标题挂起来撒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金小鱼
  5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20 积分:9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12-21 11:19:1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12-21 11:57:25 [只看该作者]

不容易啊!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彩儿
  6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308 积分:2079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9-4-11 15:21:1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2-12-26 13:48:04 [只看该作者]

我怎么看不太懂啊,现在还有那么贫困的地方吗?


素面朝天,仰首盼望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灿若烟花
  7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永恒沉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3617 积分:4795 威望:0 精华:13 注册:2006-7-15 21:05:57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1-21 12:44:48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